個性與靈性--可惜的英雄

作者:吳獻章博士





一個人的個性與靈性是互動的。靈性好的,個性常漸漸改良;靈性不好的,常常拖累個性。反之,個性好的,靈性不一定好,但是若信徒只重靈性,卻不留意個性被修剪,則靈性終會有崩潰的一天。

以色列王掃羅就是最佳例子。他原有不錯的靈性,當他第一次遇見撒母耳時,被先知膏了油在頭上, 神也賜給他一個新心,因而和先知們一同受聖靈感動而說話(撒上10)。後來,撒母耳為以色列王掣籤,而掣出了掃羅時,自知身份卑微的他(撒上9:21),竟然藏身器具中,沒有因飛上枝頭變鳳凰而目中無人。即竟被匪徒藐視,他也不在意(撒上10章), 如此靈性出道,實屬難得。

掃羅的出現,確實帶給以色列一個轉機:在政治上一直是零散的十二支派,因著他,進入聯合王國時期; 軍事上,"他無論往何處去,都打敗仇敵"(撒上14:47-48),四圍仇敵已不能再像士師時代時般,對以色列人予取予求的; 經濟上,他曾帶給以色列婦女"黃金的裝飾"(撒下1:24), 因此,掃羅可以說是士師四百年的黑暗後,閃亮的一顆民族救星。

但執政後的掃羅,政績可以說是每況愈下。四十年中,他有多項叫親痛仇快的舉動:他情願放世仇亞瑪力人亞甲王一馬(撒上15),而卻要殺有功於國家的親生兒子約拿單(撒上14); 他寧可擱置追討屢欲侵佔國土的非利士人,卻盡全力去追殺有功國家的青年才俊大衛(撒上18-26), 甚至敢膽殺除那幫助過大衛逃亡的挪伯祭司全城(撒上22). 晚年的掃羅更是頹廢荒謬,自己曾下令以色列不准有交鬼和行巫術的,身為一國之君,竟然悖逆國法去交鬼(撒上28)。最後,他的三個兒子死於非利士人手中,而他自己也自殺於基利波,一代英雄,終以悽慘的悲劇為下場!如此英雄,實在可惜。

掃羅的悲劇,除了是他與神間的靈性出問題, 更是他與人間、與自己間的個性出毛病所導引的!個性與靈性皆一樣需要培育,若信徒平時不留意個性受管制修剪,則危急時會拖垮靈性,最後可能因而身敗名裂,遺臭千古,不可不慎!在掃羅身上,我們學習到:

1.接受並面對自己軟弱的個性,免得國家與神國受辱

掃羅按著先知撒母耳的吩咐(撒上10:8), 往吉甲與非利士人征戰;當掃羅看到自己的百姓因數以萬計的敵人戰車馬兵,而害怕躲藏起來,甚至離開他時,初為君王的他心?懼怕,在所難免。但在險惡的環境中,暴露出掃羅個性上的弱點:(1)個性急躁。不等先知到以前,掃羅勉強獻上先知早已答應要來獻的燔祭(撒上13). 在急迫環境下猝然作決定,常會因考慮不周(如忘了先知有以禱告勝敵的能耐; 撒上7),而事後反悔的。(2)隨眾附和、貪小便宜。當神吩咐他去殺世仇亞瑪力人的一切時(撒上15; 出17),"掃羅和百姓卻憐惜亞甲、也愛惜上好的牛羊、牛犢、並一切美物,不肯滅絕"(撒上15:9)。

(3)不肯認錯。當他第一個糊塗事被撒母耳扯出來時,掃羅完全不承認自己的錯誤,將責任完全推卸給別人,"我見百姓離開我散去,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來到"(撒上13:11)。在亞甲王事件上,當撒母耳質問他說:"我耳中聽見有羊叫、牛鳴,是從哪裡來的呢?"(撒上15:14),掃羅也是完全地推卸責任,說:"這是百姓從亞瑪力人那裡帶來的,因為他們愛惜上好的牛羊,要獻與耶和華你的神"(撒上15:15). 一直到撒母耳指責他說:"你厭棄耶和華的命令,耶和華也厭棄你做以色列的王",掃羅才認了錯,但認錯的目的,純為自己能在以色列人前被抬舉的緣故(撒上15:30),他所關心的,不是國家興亡,而是自己的王位,如此短淺、如此悲哀!

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?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!一個人的個性若不肯受修剪,必會拖累靈性。亞甲王事件後,"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,有惡魔從耶和華那裡來攪亂他"(撒上16:14), 正如撒母耳所說,王位已漸被轉移,其對象,不折不扣,就是彈琴以紓解掃羅靈性的大衛了!神兒女若平常不留意在自己的個性上被修剪,則靈性終有被拖累的一天!

2.不要讓安全感作祟、免得折傷國家與神國人才

地位越高的人,安全感常是越低的;希律王因東方的博士的一句話:"那生下來作猶太之王的在那那??"(太2:2),問的安全感盡失。掃羅也一樣,當約拿單在神的幫助下,帶了一位衛兵殺入敵營,以色列因此得勝(撒上14:1-23),掃羅卻在此時下了一道奇怪命令:不准百姓吃任何食物. 結果,有功的約拿單,不僅沒有得獎賞與鼓勵,因征戰疲乏下,情有可原的吃了蜜,險些因此差點送命(撒上14)。原因是,將安全感抓在自己身上的掃羅在宣告:我才是王!

試驗一個人個性是否有軟弱,就看他如何處理比他更優秀的手下。當大衛打敗歌利亞回來,婦女們唱著:"掃羅殺死千千、大衛殺死萬萬"時,正是掃羅最沒有安全感的時候。優秀的領袖所關心的,應是邦國的前途,而非自己的安全感,林肯曾說:"若有人才替國家做事,我願替他牽馬".但沒有安全感的掃羅,卻因著比他更優秀的大衛奪去全國的注意力,因此,就如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中的奧瑟羅般(Othelo), 心中的安全感已被憤怒、猜疑、忌妒、害怕所取代了(撒上18)!

安全感失去的首領,常會做出意想不到的陰謀來的。為了除去威脅自己王位的大衛,掃羅以女兒為餌,想藉非利士人殺他的"假想敵";也想藉兒子約拿單活捉有功於國的大衛;他自己不僅兩次幾乎用槍將無辜的大衛刺於牆中(撒上18-19),甚至率領用來殺敵人的以色列軍,多次追殺大衛於曠野(撒上21-26),將國家周圍一直虎視眈眈的非利士人擱置一旁,如此一個看自己地位超過國家安危的領袖!

越是縱容自己軟弱個性去放肆的人,靈性必是越暗淡。在追殺中,被"假想敵"大衛放過兩次的掃羅, 仍日夜盤旋如何殺那奪去自己安全感的大衛,而真正的敵人非利士人來聚集攻擊時(撒上28::4),掃羅卻是沒有任何防備,殘缺的個性與靈性,在被逼到狗急跳牆情況下,走上他致命的選擇--找交鬼的婦人。因此,被招上來的撒母耳嚇得魂不守身(撒上), 以極無奈的身軀,走向他人生的最終點,在基利波看自己的兒子被殺,且將身體伏在刀上,可惜地結束英雄的一生(撒上31)!

親愛的,您願意在個性上也和靈性一樣,同受主藉親友、教會的題醒、規勸,讓基督的馨香之氣在我們被釘死、埋葬、復活的生命上流露出來,免得自己同可惜的英雄掃羅,以燦爛開始蒙恩,卻以暗淡結束人生?!



本文取自吳獻章,跨世紀的英雄,台北:天恩出版社,2001年,三版,頁24-47。天恩出版社:電話:台灣,02-2362-5732;傳真:02-2363-1993


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

參考: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(Theological Education by Extention)


文章索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