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樣的聲音

作者:吳獻章博士




啟10:1-11
  特別的時代需要不一樣的聲音。

  二次大戰時,英國首都正遭德國戰機無情地轟炸,情況極為險惡,收音機中傳出一個不一樣的聲音--首相邱吉爾呼籲全國上下屈膝禱告﹐求上帝憐憫垂危的英國,之後﹐奇怪又奇妙的事發生了﹐希特勒不知為了什麼﹐竟然變更作戰指令,放下垂手可得的英倫三島,將主要戰力移向蘇俄﹐因而陷入冰天雪地裡....因著那不一樣的聲音,倫敦逃過成為廢墟的浩劫;不一樣的聲音改寫了二次大戰的歷史!

  在神的國度中﹐常常都是由不一樣的聲音在改寫救恩歷史。當以色列民在埃及受捆綁時﹐法老王突然聽到摩西口中從天上來的聲音:讓我的百姓走!出埃及記的歷史於焉揭幕。北國亞哈王落魄到牽馬去找水喝時﹐聽到以利亞口中不一樣的聲音:使以色列遭遇乾旱的﹐不是別人,就是拜偶像、又仗勢凌人的亞哈王自己(王上十八18)!

  當以色列被擄歸回後,因著內外種種壓力、困難與藉口,上帝百姓任憑聖殿荒涼,這時,哈該、撒迦利亞兩位先知傳不一樣的聲音,聖殿在不太可能重建的情況下重新被建立。到了兩約之間、四百年的沈寂後,神藉著一個不一樣的聲音--曠野中的人聲施洗約翰,來預備彌賽亞來臨(可1:1-4)。

  在末世﹐為迎接基督國度來臨(啟19-22章)﹐慈愛又公義的神逐漸將災難從七印的四分之一(啟6:8)﹐加重到七號的三分之一(8:7-12; 9:15, 18)﹐以致到七碗沒有保留的災難(啟16章)。這其中的第六號(啟9章)與第七號間(啟11:15)﹐神特別預備了約翰(啟10章)與兩個見證人(啟11章)傳道。而第十章更是充滿了許多聲音(3, 4, 7, 8, 11節)﹐闡述了在末世的時代﹐最需要的,就是不一樣的聲音。北美的華人信徒﹐面臨下世紀不一樣的時代﹐可從啟示錄所描繪不一樣的聲音中學習﹐成為下世紀好的傳聲器﹐好迎接主的國度早日降臨。

一。不一樣的聲音來自於不一樣的來源

  聖經中的不一樣聲音有一共通的特色﹐那就是他們都有不一樣的來源。

  在先知中,最懂得迂迴講道法的,非阿摩司莫屬了(摩1-2)。然而最讓人跌破眼鏡的,是此位轟動了北國政壇與宗教界犀利的傳道,竟是來自南國猶大的牧羊人!阿摩司親口說出他的道具震撼力的原因--"耶和華選召我,使我不跟從羊群,對我說:『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豫言。』"(摩7:15)阿摩司之所以是不一樣的傳聲器,乃因他有不一樣的來源--上帝!

  在末世,神所要用的傳聲器,必須要連接於不一樣的來源。試看約翰記載他在末世所傳的道的來源--

  "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大力的天使從天降下,披著雲彩,頭上有虹,臉面像日頭,兩腳像火柱。他手堮陬菑p書卷,是展開的。他右腳踏海,左腳踏地﹐大聲呼喊,好像獅子吼叫。呼喊完了,就有七雷發聲。七雷發聲之後,我正要寫出來,就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:「七雷所說的,你要封上,不可寫出來。」我所看見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舉起右手來,指著那創造天和天上之物,地和地上之物,海和海中之物,直活到永永遠遠的,起誓說:「不再有時日了。」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的時候,神的奧祕就成全了,正如神所傳給他僕人眾先知的佳音。"啟10:1-7)

  這位拿著小書卷的天使,右腳踏海、左腳踏地,象徵著先知與使徒所傳講的信息,是給所有世上的人聽的。此天使大聲呼喊,如同獅子吼叫,表示書上的信息是從神而來的(何11:10; 摩3:8; 珥3:16),甚至約翰被命令不可寫下七雷所要說的,正說明末世的一切計劃,掌握在神手中(但12:4)。

   這裡約翰將神的幾個屬性描寫得淋漓盡致,

(1) 榮耀的神,披著雲彩.比較詩篇說祂用雲彩為車輦(詩一○四3);(2) 信實的神,時間沒有沖淡祂以彩虹向挪亞所承諾、不用水毀滅審判世界的約(創九章);(3) 聖潔的神,臉面像日頭,讀者立即回想出埃及記時,在摩西臉上所流露出神的榮光(出三四29-35);(4) 救贖的神,兩腳的火柱,提醒讀者那用火柱引導以色列出埃及的神(出十三21-22);(5) 權柄在握的神,手裡拿著書卷,兩腳踏著海與地﹐上帝才是歷史的主宰(History is His story)。如此精練、引人深思,舊約中,神不變的豐富屬性盤繞腦海,正思念間,猛然回頭,赫然發現約翰竟然只用了兩節(啟10:1-2)!難怪啟示錄學者稱約翰為神學家(Theologe)!

   原是漁夫的約翰﹐之所以能如此精鍊地闡述出神豐富的屬性﹐完全是因為他連接不一樣的來源。您我若想成為二十一世紀神所用的傳聲器﹐所憑藉的,不是知識、學位、做事經驗,而是連接到那能將漁夫變成神學家的神!

二。惟有不一樣的來源,方能傳揚不一樣的聲音

  您我之所是(being),決定了我們的所為(doing)。若想在末世為主傳揚人間不一樣的聲音(doing),需要傳聲器緊接在不一樣的來源上(being)。沒有馬利亞在耶穌腳前的親近,我們難做馬大手中的工作。一個傳聲器若不懂得靠近阿摩司與約翰所靠近的神,其所發出的聲音,必不能在其時代見證神!

  研究這兩百年來的西方神學,我們就發現,西方(特別是德國)教會之所以日漸沒落的原因,就是因為他們的傳聲器沒有不一樣來源的緣故。近代的許多所謂的"神學家",其實背後的權威根本不是聖經,而是人間哲學而已!譬如:

  保羅田力克(Paul Tillich)的背後,是存在主義;形式批判學大師布特曼(Bultmann)的背後,是語言學家海得格(Heidegger);新正統學家巴特(Karl Barth)的背後,是祈克果;自由派釋經學大師士萊馬赫(Schleiermacher)的背後,是浪漫主義哲學;高等批判學家Ritschl,跟著啟蒙大師康德背後跑;解經學家Paul Ricoeur,受馬克思、尼采、弗洛依德的影響,遠高過聖經....這些事實很可怕,也很可憐!

  若沒有不一樣的權威,就不可能帶來不一樣的聲音。因著德國教會沒有不一樣的傳聲器,教會內的老闆已不再是耶穌,而是人間思想而已。難怪希特勒能輕易地滲透、欺騙、利用教會,成為謀殺猶太人的工具(納粹的國徽就是借教會的十字架來的)。十字架若沒有基督為元首,就變成另一個專以武力征服的十字軍!

  北美信徒須留意,神看工人過於工作,除非您連接到不一樣的來源,否則不能傳揚不一樣的聲音,神往往看工人過於工作,這就是為何神等摩西到八十歲才呼召他、使用他的原因。要想被主用,救華人靈魂從撒但捆綁中出來,如從四十歲的摩西想救以色列民出埃及,光憑愛心是不夠的。摩西可以赤手空拳打死一個埃及人(出2:12),但絕不能因而救全以色列人出法老王的綑索。要救以色列人出埃及,靠的不是刀劍,而是神全能的杖(出四17),出埃及記並非闡述解放神學,以色列出埃及、過紅海,不是個解放史,而是一個釋放史,是一個被神預備達八十年的人,被神得著、釋放後的歷史!北美華人正需要的,就是與神聯合、被神釋放,去傳揚不一樣聲音的人。

  當佛教的勢力已漸漸滲透北美時,北美的華人教會更該留意這個真理,因為佛教與聖經最大的分別,大概就是doing與being的差別,佛教憑藉人間的積功德(doing),正好提醒我們,那位能醫病趕鬼、行異能的(太7:22-23),不能靠doing得到神的恩典,人不能憑自己之所為,得到神之所是(being)。除非先與永生神在祂兒子身上的寶血聯合,就不能行儒家所說,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,更不能為神傳不一樣的聲音。

三。連接不一樣來源的,就有不一樣的聲音

  所有的先知都因連接不一樣的來源,而有不一樣的聲音。以西結蒙召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吃書卷(結3:1-3);膽敢在公會前講道,讓公會的人稀奇的彼得,並沒有什麼特別令人稱羨的履歷(不過是漁夫一個,平凡人),只因跟過耶穌(徒4:13)。您我要被主用,必須不被世界上的事分了心,專心的跟從、聽神的聲音,正如一位老牧師告訴年青人,在人生嘈雜的時代,要聽神的聲音。年青人問他:我怎麼認出神的聲音呢?老牧師深情地看著他,說:年青人,跟近一點!

  在後現代化的時代,信徒往往忙碌到沒有時間去聽神的聲音。有位牧師因著生病,無法在主日講道,只好臨時請一位執事代替。此位執事平時疏於靈修,在緊急情況下上講台,開始講他唯一有把握的有關於五餅二魚的比喻:"看,主給我們何等大的恩典,他曾用五千個餅、兩千條魚,餵飽五個人...."弟兄姊妹還聽得大喊阿門,痛快地回家!

  牧師病好後,聽了錄音帶,很不痛快,決定重講五餅二魚的神蹟。他一上台,就反問會眾:"親愛的弟兄姊妹,五餅二魚會餵飽五千人,可能嗎?"一位老弟兄舉手說:"是的,牧師,因為上星期還留下許多呢!"

  約翰是如此傳不一樣聲音的:

  "我先前從天上所聽見的那聲音又吩咐我說:「你去,把那踏海踏地之天使手中展開的小書卷取過來。」我就走到天使那堙A對他說:「請你把小書卷給我。」他對我說:「你拿著喫盡了,便叫你肚子發苦,然而在你口中要甜如蜜。」 我從天使手中把小書卷接過來,喫盡了,在我口中果然甜如蜜,喫了以後,肚子覺得發苦了。

  天使對我說:「你必指著多民、多國、多方、多王再說豫言。」"(啟10:8-11)

  從約翰先吃小書卷,再去傳不一樣的聲音,我們發現只要我們如此連接不一樣的來源,就會有不一樣的聲音:

A. 須全盤的讀

  約翰被吩咐去傳道前,先把小書卷-苦的與甜的-全吃盡了。神百姓要傳揚主前,須對整盤的真理與救恩全了解,不管經文中有安慰的信息(甜的),或是審判的信息(苦的)。然而信徒常常在讀經上挑食,在聽道時,也往往僅撿好聽的聽,那責備的信息卻往往避開不聽,或是替別人聽,患了靈性偏食症!遑論完整的裝備。須知,若想被主用,要留意【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】

  有位青年人到一木材行求職,老板在看到他技術性地砍第一棵樹後,很滿意的說:"只要一星期的試驗期,就可以正式被聘用。"不料,才到禮拜四,老板教他去領薪水--然後走路!他納悶地說:"我星期一開始就認真工作,而且當天還得第一名,為什麼要我走路?"老板看出此青年人是誠實的人,也納悶的說:"是啊,但是您星期三就掉到第三名了。請問,你有沒有磨利斧頭後再工作?"青年人理直氣壯地回答到:"我忙著砍樹,哪有時間磨斧頭?"

  北美有許多有恩賜、負擔的信徒,特別需要在真道上受平衡、全盤的裝備,才能帶領華人教會進入有根基、不被異端之風搖晃的新千禧年。更直接地說,北美華人教會決不可輕忽完整的神學教育。

B. 須全方位的傳

  天使吩咐約翰在吃完書卷後,向多民、多國、多方、多王再說預言。約翰傳道的對象,不僅是猶太人,更要跨過距離、種族的障礙,將福音從耶路撒冷、撒瑪利亞、猶太全地,傳到地極(徒1:8)。華人教會在這方面實在仍有許多障礙,在台灣,講台語的教會不太願意傳福音給講華語的人、也不願往大陸宣教、培訓,而講國語的對於傳福音給講台語的人,也有像彼得開始被吩咐去哥尼流傳道的不願感(徒10章)。在北美,隨著大陸信徒大量的湧入教會,教會更該包容多元化的華人文化,而且更要往普世宣教,特別不要忘記回本族本鄉還福音的債。

  此外,我們該看重自己是基督使者的身分,過於世上短暫的名利地位,甚至過於世上會被時間浪潮衝去的君王,用自己所處的事業環境,當作是事奉的管道,但以理如何對他的王見證主,我們也該當對自己的老闆傳福音,總之,正如教會文學名著"天路歷程"的作者本仁約翰所描繪的傳道人三要素:眼睛仰望天上、手堮陬菑悀U第一好書,神的真理在他口中,不一樣的傳聲器該全方位的傳天國的信息。

C. 須有時間逼迫感

  當掌管人間歷史的羔羊揭開末世的七印開始,末世的災難就接踵而來,隨著七印、七號、七碗的來臨,災難的發生越來越緊湊, 而災難的強度﹐從七印的四分之一(啟6:8)﹐到七號的三分之一(啟8:7-12; 9:15, 18)﹐到神在七碗時毫無保留的降災(啟16章)﹐也是越來越強烈。在末世傳神的福音﹐就必須有強烈的時間逼迫感﹐醒悟到我們尚未信主的親友、骨肉之親﹐明天不會永遠是他們﹐也不一定是我們的。因此﹐無論得時不得時﹐總要傳不一樣的聲音。

  上世紀最偉大的佈道家慕迪,之所以成為偉大的佈道家,就是因有時間逼迫感逼出來的。在一八七一年四月八日,他主領芝加哥有史以來最大的佈道會,有許多人來參加,講完道的他,心中本有感動呼召,但他卻猶豫一下而放棄了這個機會。沒想到人群散去後,那晚芝加哥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火災,把許多當晚來聚會的人都燒死,隔天慕迪再也找不到該晚來聽道的靈魂。他因為沒把握神所賜的時間而深深自責,從此完全將自己交給神,投身於帶人信主的神聖工作,立志每天不帶人信主不睡覺,並開始他影響英美至深的旅行佈道!

D. 須有人肯換跑道

  約翰寫下有關於末世這麼重要的啟示錄﹐來安慰鼓勵主再來前的教會﹐功不可沒。若他當初沒有捨了網﹐沒聽從主的呼召﹐當然就不能寫下約翰福音﹐我們也沒有約翰一、二、三書可讀﹐更無從欣賞他如何將舊約這麼多精彩卻尚未應驗的經文﹐成就在聖經最後一本書中。沒有他﹐第一世紀信徒就失去了在患難、忍耐中的好榜樣(啟1:9)。總要有人肯換跑道﹐別人才能因此蒙福。

  其實﹐神所用的人﹐不論是摩西、保羅、阿摩司、彼得、及約翰﹐都是因換跑道後﹐被主大大使用的。就連耶穌﹐也是換跑道﹐從天上來到人間﹐我們才能蒙恩。

  從漁夫彼得、約翰﹐主都能重用﹐我們發現﹐重要的不是我們是誰(Who are we?)﹐而是我們屬誰(Whose are we?). 一個偉大的人﹐不在於他做多少偉大的事﹐而在於他肯讓偉大的神通過他行偉大的事。主在北美預備了許多愛主、有才幹的基督徒﹐是否能成為下一世紀神所要用不一樣的傳聲器﹐關鍵在:您是否肯為福音的緣故﹐認真考慮換跑道。親愛的:

  Your talent is God's gift to you. What you do with that talent is your gift to God.

  特別的時代﹐需要不一樣的聲音。

  原文登自1999年9/10月使者雜誌

1 見筆者新著聖經真密碼-啟示錄新解,台北:華神出版社﹐1998年﹐285-288頁。
2 見筆者舊約英雄本色﹐台北:天恩出版社﹐1997年﹐108頁。


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
參考: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(TheologicalEducation by Extention)


文章索引